rn3b 42000000 bh59 o2ma 9r9x 82wy 1jtr w4ea q003 y6ok
驭兽主宰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生不如死
  阮烨的笑声,回荡在废墟上空,不过很快,他的笑声逐渐减弱,因为他看到,围着他们的几名青年,没有丝毫惧意,依旧面无表情。
  这种感觉,让人心中发寒。
  “装,继续装,我看你们能装到何时。”阮烨一声冷笑。
  等下,有你们求饶的时候!
  “高兄,杀了他们!”阮松平恶毒的道。
  “好。”高姓八阶灵王,冷淡的点了点头,右手下方,一道道土黄色的光圈扩散,每一道光圈,都蕴含着万钧之力。
  “你们不是挺狂的吗,再狂个试试啊。”
  阮烨傲然的昂起头来:“蝼蚁毕竟是蝼蚁,一群下三滥贱人生的玩意,可笑至极。”
  终于有出恶气的机会,阮烨怎能放过。
  所以那言语,也是如同泼妇骂街一般,恶毒至极。
  “我说过,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莫妖寒声道。
  “我求之不得。”阮烨的脸上,露出丝丝微笑。
  生不如死的人,今天肯定会有。
  但不是他。
  “我劝你,最好立即住手,不然的话,就算花家的人来了,你也只有死路一条,而且杀你的人,还是花家人。”莫妖抬起头来。
  “此言何意。”高姓八阶灵王皱了皱眉:“你是在威胁我吗。”
  “他竟然敢威胁你,不知死活,快杀了他!”阮烨添油加醋的道。
  “啪!”
  一道流光飞上天空,高姓男子一把抓住,在冷冷的看了莫妖一眼后,低下头去,紧接着,一滴汗水,自他额头上滚落。
  “高兄……”阮松平心中咯噔一下。
  这与他交好的八阶灵王,怎么会是这副表情?
  “抱歉,在下有眼不识泰山!”
  降下身来,高姓八阶灵王低着头,恭声道:“希望几位,不要将此事告诉花家,高某也是无意为之。”
  “高兄,你……”阮松平脸色难看,阮烨也是傻了眼。
  “你们想死,别连累我!”
  高姓八阶灵王咬牙切齿:“你们天霜堂,已经被花家踢出去了,你们的生死,和花家没有半点关系!”
  “怎么会!”
  阮松平和阮烨失声尖叫。
  “我不信,我不相信!”
  两指间传音符燃烧,不过很快就是熄灭,这是被掐断的标志,阮松平嘴唇颤抖,再次拿出一枚……
  火光亮起熄灭。
  亮起再熄。
  阮松平的身体,止不住的抖动起来,眼神有些崩溃。
  没有人搭理他。
  一个都没有!
  “爹……”阮烨牙关恐惧的打颤。
  完了!
  彻底完了!
  “几位,高某能否先行一步?”高姓八阶灵王心中暗暗叫苦,如果得罪了这几人,他手下的势力,一定比天霜堂更惨。
  早知如此,打死他都不来!
  “不能。”
  高姓八阶灵王头皮一炸。
  要死!
  不过接下里的声音,却让他有些惊愕。
  “你的灵兽,是什么。”莫妖冷声问道。
  “刺藤蜈蚣,怎么?”高姓男子呆呆的回道。
  “你的刺藤蜈蚣,吃过人没有。”
  “没……”
  阮松平和阮烨两腿发软,惊骇欲绝。
  他们已经猜到,莫妖想干什么!
  “那今天,就开个荤吧。”莫妖收回令牌,声音中不带丝毫温度:“让你的刺藤蜈蚣,把阮松平吃了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  “好!”
  略微沉默,高姓八阶灵王狠狠的点了点头,一只浑身长满尖刺的巨大蜈蚣,砸在废墟之上,蜈蚣环形口器一张,口腔中,微小的尖刺,密密麻麻。
  这要是被咬一下,肯定痛不欲生。
  更不必说是生吞!
  “我自杀!”
  阮松平惊骇的大叫。
  与被刺藤蜈蚣吞下相比,他宁愿自己动手。
  “啪!”
  一掌拍碎阮松平的灵门,高姓八阶灵王低声道:“对不住了,谁让你们天霜堂,惹了不该惹的人,下辈子,眼睛擦亮点吧。”
  说完,高姓八阶灵王手掌一抖,阮松平的身体,飞上半空。
  “不!”
  在阮松平绝望的目光中,刺藤蜈蚣嘴巴一张,将他的双腿咬在其中,旋即以一种缓慢的速度,缓缓吞下。
  “嘎吱!”
  “嘎吱!”
  上半截身体,露在外面,阮松平凄厉的尖叫,疯狂挣扎,刺藤蜈蚣身上的尖刺,将他的身体,划出道道血痕。
  鲜血四溅。
  要知道,刺藤蜈蚣,是没有牙齿的。
  这说明他的身体,只能被一点点的划成肉条!
  “饶了我,饶了我!”
  看着这恐怖的一幕,阮烨的心理防线,彻底崩塌,他当场瘫软在地,双眼中,恐惧的光芒闪烁。
  这过程,足足持续了半刻钟之久。
  到最后,阮松平不成人形的脑袋,终于被刺藤蜈蚣吞入腹中。
  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  听到莫妖的声音,八阶灵王连忙逃向远处,这种地方,他一刻都不想多待,万一这几名青年,心血来潮,再去踏平他的势力。
  他连反抗都不敢!
  “你也想自杀!?”抓住阮烨的手臂,莫妖笑得颇为诡异。
  “让我死,让我死,求求你们了!”阮烨颤声祈求。
  “死?绑住村长夫妇,让他们亲眼看着,自己的女儿,被你们一个个的蹂躏,他们有多想死,你们知道吗?”
  封住阮烨的灵门,莫妖一脚将其踹翻在地,手心中,一只黑色的小虫,缓缓爬动:“此物,名为妖夜虫,它会钻进你的身体内,慢慢分开你皮肤和身体,把你的皮,整张剥下来,这种感觉,你想体验一下吗。”
  “这种待遇,可是只有出卖妖夜岛的叛徒,才能享受的。”
  “今天,就在你身上,浪费一只吧。”
  “不要,不要!”阮烨牙齿发出咯咯的碰撞声。
  这种死法,比刺藤蜈蚣吞了更惨!
  “你是不是以为,你会死?”
  蹲下身来,萧阳手心中蠕动着一只血虫,轻声道:“这只虫子,名为嗜血虫,它会把你损伤的身体,缓慢复原,也就是说,妖夜虫剥下你的皮后,嗜血虫会帮忙生长出来,然后妖夜虫再度剥下,周而复始。”
  “再加上一阶灵王不需进食,寿命久远,这地方,又没有灵兽出没,你可能,永远都死不了。”
  “很快,你就会知道,和活着比起来,死亡才是真正的美好。”
  “嗤!”
  黑色的小虫,和血色的小虫,爬进阮烨的身体中,阮烨眼球猛凸,全身抽搐,疯狂的抬起头来:“杀……杀了我,求你们了!”
  “啊!”
  很快,阮烨连求饶的心思都没有,剧烈的疼痛,让他满地打滚,自体内流淌的鲜血,仿佛粘液一般,将他牢牢的黏在地上,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响彻云霄。
  “走吧。”
  莫妖几人起身离开,在腾上天空时,莫妖随手一挥,一快快钢铁墙壁砸落,将阮烨禁锢其中。
  “杀了我,杀了我!求求你们杀了我,给我一个痛快!”
  凄厉的惨叫声,在天霜堂的废墟上,不停回荡。
  把第二章先放出来,回老家上个坟,晚上继续码第三章